Olga Mänelys

谁来写这个设定的文我叫他爸爸😂😂😂

【佩花】 STK (慎入)

捌拾使八:

食用注意:

* cp为:lee pace x orlando bloom

*** STK注意: stalker:狂热的暗恋、跟丒踪、偷丒窥狂

* 可能会引起些许不适

——-----------------

  奥兰多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最近过于神经质,毕竟到了一定岁数做事都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但这件事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去在意,甚至每当回想起来都有些心惊。

  似乎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很平常,只不过途中必经一条巷口。毕竟是两侧都是居民楼,难免会有几个人经过。

   他一向不会在外逗留太久,除了那一次。

   

   由于天气实在太冷便在下班后顺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杯咖啡,前后所花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走出商店的那一刻,他的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照理说同住一个小区的邻居很少有像自己在这个点下班的,所以出于可能是巧合的想法,奥兰多刚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身后的脚步声。

  但几天下来他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

  像是算准了时机一般,每当自己经过那个拐角,脚步声必然会响起。

  就算再怎么碰巧,那这次数未免也太频繁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他刻意的放缓了脚步,然而对方却像是早就猜出了他的心思,躲藏起来消失了几日。

  接着,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手机号。对方开始给他发送照片,里面的主人公自然便是自己。一天几十条如轰炸一般,文字中满是露骨的词汇。似乎还不满足于霸占讯息方面,对方直接用无数的信封填满了他的信箱。狰狞的笔迹使用了鲜红的墨水,一笔一划都大力的划刻出了痕迹。

  

  因为这件事,奥兰多几乎开始连夜做噩梦。萦绕在耳边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病丒态的言语诉说着爱语,循环往复直至天亮。

  长期休息欠佳导致他在公司的业绩上到了不小的错误,挨了上司一顿痛批。心中的闷气和不满一下子堆积起来,奥兰多下定决心如果今晚再发生,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混蛋。

  整条巷子唯独一盏的路灯投下只有一小片的光亮,其余地面依旧漆黑。奥兰多以前从没在意过这种微不足道的设施,但在此刻看来却是说不出的诡异。

  就像他盘算的一样,脚步声又照常响起了。试探性的加快了步伐便听见对方也紧紧的跟上,最后奥兰多干脆直接奔跑起来,在一个急刹。

  身后的人被他忽然的转身一下子惊得猝不及防。

  “终于抓住你了,你这个……咦?李佩斯?”奥兰多刚准备恶狠狠的说出那些他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咒骂,却意外的发现面前站着的人是他的新邻居。

  “天哪,我要被你吓死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李佩斯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说到。

  “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是指,”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奥兰多说话忽然结巴起来,“怎么可能?”

  “奥兰多,你这样真的吓到我了。”安抚性的拍了拍对方的肩,李佩斯解释道,“我刚巧巡逻到这片区域就看到了你,刚准备打声招呼你却忽然跑起来,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自然就跟上了。”

  听到这里奥兰多才放下心来,刚才的顾虑一下子烟消云散。因为在他看来,没有谁能比他的新邻居更可靠了。

  李佩斯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个高个子为人和善的男人,乐于助人的个性,始终带着令人感到温暖的笑容。除了休息日回到家中,他就在这附近的警局工作。

  “你看起来精神很差,发生了什么吗?”察觉到奥兰多一下子和平时比起来变了个样,李佩斯担心的问到。

  犹豫了好一阵,奥兰多才缓缓的点头。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会很乐意帮助你的!”扬起标志性的笑容,李佩斯抬了抬胳膊,向奥兰多示意警徽,“正好我今天任务结束了,不介意的话就去我家坐坐吧?”

  就像本人一样,李佩斯家中的布置也是格外温馨,每处都透露出‘这是个好男人‘的气息。

  奥兰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稍作休息。自从那个家伙出现后神经便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我泡了咖啡,特制无糖~”李佩斯端着两杯热饮走了过来,将其中的一杯递给奥兰多。

  “谢谢。”礼貌性的答复后他轻啜一口,咖啡的苦涩让他精神了不少,但嘴角却勾起甜蜜的弧度。

  是的,他对这个像阳光般的男人有好感。也许是平时的几句闲谈,或者是现在如此热心帮助,李佩斯无疑在他心中已经占据了一席地。

  “那么话题继续,你刚才提到跟踪的事?”一转先前的嬉皮笑脸,李佩斯此刻就像是在工作般严肃,询问着每一处细节,“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半个月前。”

  与李佩斯的交流令奥兰多完全放松下来,对方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安慰,也会告诉他一些防范的方法。他甚至开始毫无顾忌的向这个男人抱怨起来,因为他知道对方会听,会真心诚意的帮助自己。

   奥兰多下意识的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李佩斯的身上。

   他说了很多话,杯中的咖啡一下子见了底。

   “你呆在这,我再去帮你倒一杯。”

   “麻烦了。”奥兰多有些不好意思,他似乎在别人家中太过随散了,但对方只是对他微笑示意没有关系。

   趁着李佩斯离开的时候,奥兰多实在是按耐不住作祟的好奇心,站起身四处打量起来。

   无疑都是些普通的摆设,没什么特别的。但一间房间与众不同的门却引起了他的注意,明知道这样做十分失礼,奥兰多却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按下开关,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了。

   房间内的窗帘紧闭,一台桌子上摆满了清洗照片的工具。

   但这并不是真正挑起他内心恐惧的因素。

   满墙的,甚至连天花板,地板上,全部贴满了他的照片。

   而内容几乎包囊了整个日常。

   奥兰多被眼前的景象震慑的差点忘了呼吸,他的指尖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脑海中瞬间闪过之前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联系。

   半个月前搬来的新邻居,半个月前开始响起的脚步声。

   借电话给家里捎信,无数条的骚扰短信。

   便利店的罐装无糖咖啡,特制无糖。

   去他的帮助,去他的跟踪,去他的邻居!!!

   像是被一桶冷水从头泼到脚,奥兰多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全身战栗起来。他意识到必须逃跑,但头脑却开始发晕,双腿酥软无力。

  是啊,那杯好喝的特制咖啡。

  他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失去意识,几乎是快要跌倒的跑到了门口。金属质感的把手在灯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冰凉的触感与满是汗的手心紧贴。

  只要转动把手,逃出这个地方。找到走廊上的任何一个人叫他报警,一切就都结束了。

  但是……奇怪,这件屋子有开暖气吗。奥兰多疑惑的眨了眨眼,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耳边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带着特有的步调,是那么的熟悉。

  “奥兰多,”

  

  那是属于恶魔的声音,

  “你想去哪。”

  end.

==========

stk梗真棒啊啊啊啊啊

很想看佩佩演这种角色,表面是个好人,其实是个心理扭曲的家伙什么的(*/ω\*)

因为时间比较短这篇文还缺少很多景物描写 心理活动,有空我会好好完善他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瑟莱|密林有男初长成】(以瑟爹角度取名)

腐同学_φ( ̄ー ̄ ):

*不知该起什么名字的迷之段子
*ooc慎入 瑟爹儿癌晚期慎入
*作者是好(有)人(病)&开头高能系列



“啊…咝…嗯哼…”年轻的精灵头向上仰着,眉头微蹙,白金色的发丝垂散在背后,一些暧昧的轻哼不时从紧咬着的唇齿间洩出,修长挺直的双腿大张架在床沿边。
“痛…!”莱戈拉斯皱着眉深深吸了口气,放下药膏。
倒霉起来喝水也能塞牙,这句话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莱戈拉斯目前的处境。
只是在跨过一条小沟时用力过猛,然后……就拉伤了腹股沟(大腿内侧)。
脸皮薄的小王子觉得这件事有碍自己一贯轻盈灵活的光辉形象,一瘸一拐偷偷去找医生拿了药膏。虽然拉伤仅靠擦药膏是痊愈不了的,但是都说了他脸皮薄嘛,这种私密的地方怎么能被外人看见甚至触碰?!何况人家还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呢。【划掉】
莱戈拉斯艰难地擦完药膏,想将裤子拉上来,但是一动就扯到伤口,疼得他直哼哼。
“唔嗯…”
正想敲开门找莱戈拉斯问话的瑟兰迪尔隔着厚重的木门隐约地听到了儿子的呻吟声,顿时脸色一变,吓得眉毛都掉了!【划掉】立刻不顾形象地趴在门上,透过门缝窥视情况。
局限的视线使瑟兰迪尔看到了这样一副情景:莱戈拉斯仰躺在床上,脸色涨得潮红,表情痛苦而欢愉,嘴半张着不时大口呼吸,白皙挺直的双腿裸露着并分开勾在床边,裤子半褪至膝盖。
瑟兰迪尔震惊得忘了自己的来意,张大嘴巴不知所措,脑中嗡嗡响,犹如天塌般无助。
儿砸长大了儿砸长大了儿砸长大了
儿砸青春期到了儿砸青春期到了儿砸青春期到了
儿砸荷尔蒙突增儿砸荷尔蒙突增儿砸荷尔蒙突增
儿砸该谈恋爱了儿砸该谈恋爱了儿砸该谈恋爱了
儿砸要离开我了儿砸要离开我了儿砸要离开我了
(重要事情说三遍)
脑内浮现出绿叶挽着一个想像不出面容的女精,笑着对他说他们即将结婚,从此绿叶的笑颜不再专属与他。
“N——O——!!!!”
瑟兰迪尔一脸“我儿砸要出嫁”的悲痛,挫败地向书房飞奔而去,身边自带杀人于无形阴暗气息。



当莱戈拉斯以龟速挪进书房时,他那平日里高傲清冷的父亲立刻一脸狰狞地冲着他喊:“莱戈拉斯!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


TBC.(才怪)


突然就想写了,于是抛弃英语化学书法作业(╯°Д°)╯︵ /(.□ . \)【希望明天不会被训…】依然手机党所以字数少!【什么理由…】
食用愉快!多了两个粉丝好开心!谢谢关注!|( ̄3 ̄)|


【授翻】【瑟莱】密林初夏祭(2)下

茜茜NZ:

G 终于暖了

 

(全文总体nc17肉预警,每一章预警程度会分开标)

 

第一章:http://nzjenny.lofter.com/post/1d1820c9_6981c23

 

第二章(上):http://nzjenny.lofter.com/post/1d1820c9_69e4418

 


 

Notes: 

 

瑟爹在这个连载里对叶子的宠爱没有那么隐忍,表达的更多一点。这是因为设定叶子是小儿子,不需要成为王储,不需要如此磨练,而且他和叶子从小感情特别好,因为叶子小时候是他亲手带大的。 (话说大儿子用来虐,小儿子用来宠)

 


 

第二章(下): Realization 发觉

 

通红的脸接触冰冷的水,却并没有让莱格拉斯更加平静,他正在滴水的,冰冷的手颤抖着。发现自己只穿着绑腿,他匆忙地从地上抓起绿色的宽外衣,套在身上,祈祷着这衣服能够隐藏他身上的某些部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走出浴室,走向命运的审判。


梵拉在上!

 

瑟兰迪尔已经在他房间里,忧虑地渡着步,闪光的蓝眼睛眼急切地寻找着他最年轻的孩子。精灵王已经穿上了正装:墨绿色的长袍上用金线绣着精致的树叶,头戴标示着权威的金色环冠。

 

他看起来就是个国王,从另一个世界里来的神明,英武,智慧。莱格拉斯默默的叹了口气


‘Legolas, Ion-nin! 我亲爱的小叶子,是什么让你如此的心烦意乱?’他询问地看着莱格拉斯,目光里有着担忧。看见儿子感受如此痛苦,就像有刀划在他的心上一样。‘莱格拉斯’他轻声哄到‘莱格拉斯,怎么了,你难受吗,生病了吗?’

 

是!我难受!我是病态的!您不能想象我的想法多令人作呕!Ada!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瑟兰迪尔看着正咕哝着不停莱格拉斯挑了挑眉,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任何词汇。莱格拉斯狠狠地盯着地板,羞愧难分,想尽办法避免和父亲的眼神交流。 

 

不,我不能面对他,我不能直视他的眼睛!莱格拉斯知道瑟兰迪尔一直可以明白自己所想,他冰蓝的眼睛能够看穿小精灵灵魂深处,到达他思想最黑暗的角落。而他现在的想法绝对不能让他的父亲察觉。也许有一天他能够把这种背德的想法深深埋藏-但那绝对不可能是今天。他现在身心俱疲,根本没有隐藏任何东西的力量和勇气。

 

我是被诅咒的!他绝对不能知道!永不!我怎能这样辜负他对我的我的爱

 

瑟兰迪尔轻声的一句话就足够让莱格拉斯像个幼年精灵一样抽泣起来:‘莱格拉斯,pen-neth.你看起来像是一个影子,像… 像你正在凋零消失’。瑟兰迪尔的眼里充满震惊。他小心的抬手,想对待易碎品一样摸了摸莱格拉斯的额头,感觉到正常的温度,他略微松了口气。眼泪从莱格拉斯的脸上流过,从昨晚就红肿着的眼睛现在越发燃烧了起来。


额头对着额头,瑟兰迪尔的气息在耳边拂过‘Ion-nin, 让我帮助你。不管怎样,我都在这里,你可以向我倾诉一切。我是最理解你的,而你可以相信我,我不会对你的想法和作为作出评判。我对你的爱是无条件的,你是我的心,我的灵魂。’


他轻柔的用长袍抹去了莱格拉斯滚烫的脸上流下的泪珠。因这充满爱意的动作,年轻精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害怕双腿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颤抖着扑入了父亲的怀抱中。把头靠在高大精灵宽广的胸膛上,莱格拉斯闭上眼睛,深呼吸着熟悉又独一无二的春雨过后的清香。


Oh Ada!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看着金色的发顶,瑟兰迪尔的眼中闪过不解。他不明白儿子如此焦虑惊慌的原因。 单恋?不,不可能,密林中没有人不会爱上他。 他把这个想法推出脑海。


‘嘘…’他温柔的抚摸着莱格拉斯的头,手指在金色的丝绸间跳舞,安慰着他的孩子。‘Ion-nin,没事了。我在这里,没事了’感觉到他的孩子开始缓缓地安静下来,瑟兰迪尔继续轻捋着顺滑的金发。

 

 

 

我的叶子,你是多么单纯,美丽

他想着,在莱格拉斯头上落下一吻,为驱赶纠缠着的梦魇。 

 

‘Ada’莱格拉斯闷闷地说,他的声音颤抖着,充满疲惫 ‘Ada..’

无法继续的他被瑟兰迪尔打断 ‘莱格拉斯,你已开始因为疲倦而颤抖,你需要休息’


不给莱格拉斯任何抗议的的机会,瑟兰迪尔一把把莱格拉斯抱起,护在强壮的臂弯。莱格拉斯没有力气反抗,也不想反抗。他顺从的让父亲将他抱到床边,轻柔的将他降低,放到床垫上。


莱格拉斯累了。精神上,体力上,不,最多的是情感上精疲力尽。

 

躺在床上,感觉到父亲令人安心的存在和轻柔的拍抚,莱格拉斯慢慢地陷入了安眠。就算作为精灵王的他还有很多责任,瑟兰迪尔并没有离开,他坐在床沿上,看着年轻精灵的睡颜。抿着唇,他着记起了守护在莱格拉斯身边,为他驱逐噩梦的无数个夜晚。他的儿子现在最需要他,他又怎么能离开呢?现在他最大的责任是他的家庭,那是他现在拥有的所有东西。


微笑着,瑟兰迪尔在熟睡的莱格拉斯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充满爱意的吻。


瑟莱 一米九精灵王

極夜:

脑洞源自 @水宝 的幼精灵洗澡梗2333

每次都能给与我灵感啊~真棒,爱你么么哒~(●´ω`●)φ 

迟来的更新奉上,祝食用愉快。

【还欠阡芋太太一篇点梗嘤嘤嘤,我会努力填坑的!(。・ω・)ノ゙ 】



三只精灵和一只鹿偷偷的溜进了王宫,莱戈拉斯不想被爱操心的总管大人捉住唠叨,而瑟兰迪尔是不想自己现在的狼狈样被精看见。


陶瑞尔负责把大角鹿送回去,一边摸着大角鹿头顶的软毛一边把自己的衣袖从它嘴里扯出来。


已经走出一段路的瑟兰迪尔从莱戈拉斯怀中探出头来狠狠地训斥了下大角鹿,它什么都想舔一舔啃两口的毛病怎么来的?自己也没克扣它口粮啊。


“Ada,也许它只是想尝尝味道。”


“呵,精灵的头发能有什么味道,能比草好吃吗?”


显然精灵王还对自己被糊了一头的口水耿耿于怀,莱戈拉斯无奈的挑了挑眉。他不也差点被大角鹿给叼在嘴里舔两口了,大丈夫不拘小节嘛。


“不拘小节?莱戈拉斯,我跟你说今天你要是不洗干净你就去跟蜘蛛睡吧。”


“好吧,为了能睡到床上,我一定会把自己洗干净的。”


顺着瑟兰迪尔房间外的大树爬了上去,莱戈拉斯轻轻地推开窗户一跃而入。这时门突然开了,顶着一头乱发的大小精灵被加里安撞个正着。


“呵呵。。。”强颜欢笑的莱戈拉斯


“呵呵。“冷笑的总管大人


加里安把手上的衣服放在一旁,小心地伸手去接瑟兰迪尔,满眼的心疼。早上王出门的时候一根头发丝都没乱,怎么回来就像在地上滚了几圈一样,衣服乱糟糟不说,头发上还粘着两片叶子。


”陛下。。。您受苦了。。。“QAQ加里安的表情让瑟兰迪尔瞬间一抖,怎么感觉出去打个蜘蛛就变天了感觉?


”我没事,给我准备一下,我要沐浴。“


”额。。。陛下,您可以在这里洗澡。“


桌上一个大大的银质圆盆映入眼帘,瑟兰迪尔炸毛一样跳了起来。


”这是什么!我的浴池呢?!“


”您现在不太适合在浴池里啊。。。“这么点大扔进去就捞不出来了啊。


”噗。“没忍住笑出声的小王子被狠狠的剜了一眼,他立刻抿着嘴看向加里安。


”好了,让我来吧,小时候都是Ada帮我洗澡,现在我来帮Ada洗澡吧。“


看着王和王子乐在其中的样子,加里安很识相的留下盆子退了出去。


瑟兰迪尔心中不断的呐喊,加里安你回来啊!你就这么叛变了?!莱戈拉斯那小子没安好心啊!


”Ada,你乖一点啊,我先帮你把衣服脱了吧。“


笑眯眯的小王子眼中闪着亮闪闪的光芒,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符合他的话语。


”等一下!我自己脱!莱戈拉斯你小子往哪里摸?!“


面红耳赤的小团子抓起一边的毛巾挡住自己,光洁白皙的肌肤已经染上了一层绯红也不知道是羞是燥。


简直可爱哭了!能看到这幅景象哪怕以后被Ada扔去蜘蛛窝也值了啊!


瑟兰迪尔眯起眼睛看着莱戈拉斯,眼神中的刀子早就把他戳了一遍又一遍。


你的鼻血都要出来了,还真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莱戈拉斯你等着。


”水都要凉了,你洗不洗。“


”洗!“


瑟兰迪尔靠在盆边享受着莱戈拉斯的服务,他小心翼翼的掬起一捧水浇在那细软的金发上,沾了一点精油细细的按摩着,反复冲洗才让金发一根根的散发出柔和的光泽,淡雅的芬芳萦绕在他身周。


手指顺着那圆润的肩头滑到腰间,瑟兰迪尔微微瑟缩了一下很快就忍住了。但是莱戈拉斯的手从肩头到腰腹间还有向下的趋势,马上就要到他的大腿了。


”我自己来,你先退下吧。“


冷硬的话语却掩盖不住小精灵通红的耳尖,莱戈拉斯有些好笑,他飞快的在瑟兰迪尔的腰间捏了一把,然后分开了那紧紧合拢的双腿,仔细的摩挲每一寸肌肤。


”我说了我自己来!莱戈拉斯你快放开我!“


不断在水中扑腾的精灵王被莱戈拉斯一只手轻易的禁锢住,全身上下都被莱戈拉斯摸了个遍,连胯下都被清洁了一遍,让瑟兰迪尔恼羞成怒恨不得立刻就把莱戈拉斯拖出去揍一顿。


”Ada我小时候你也是这样给我洗澡的啊,为什么现在不让我给你洗?“


”我自己能洗!我数到三你再不。。。“轰的一声巨响,莱戈拉斯眼前被水汽弥漫,周围的温度似乎瞬间升高了一样。


等他看清面前的人影时下意识的撒腿就跑。


哦!我的天!我Ada变大了!


不,他不只是变大了,瑟兰迪尔恢复了原来的身高,而莱戈拉斯变小了,从这个角度抬起头都能把精灵王的哔——看的一清二楚呢。


还没等他仔细瞅两眼,瑟兰迪尔就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放在面前。


那红晕未褪的面容在他眼前渐渐放大,很快就碰到了精灵王俊挺的鼻梁,苍蓝色的眸子里是他从未见过的情绪,很快他就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来了。


”哈哈哈!好痒啊!Ada,不要摸了!“


光着屁股的莱戈拉斯被各种挠痒痒在水里不断地扑打着,水花溅了瑟兰迪尔一脸。他淡定的抹了把水珠,冷哼一声,这叫风水轮流转,想看你Ada的笑话,你还差得远呢!


”还敢不敢乱来了?!“一巴掌印上莱戈拉斯白嫩的小屁屁,瑟兰迪尔毫不所动。


”呜呜呜,不敢了。Ada我错了。”泪汪汪的盯着瑟兰迪尔妄图求得原谅的小王子。


“没大没小!莱戈拉斯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哼。”


等加里安来收拾国王的寝殿时都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会,王子给国王洗了个澡,这里怎么就像被半兽人肆虐过后的景象一样?


浑身湿哒哒的小王子可怜兮兮的抽着鼻子站在一边,地上的水迹和凌乱的衣服都让加里安的脑洞一发不可收拾。


难道刚刚他们一起鸳鸳戏水了?


不得不说今天的总管大人依旧在一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他在想以后没有白宝石了,写点王室秘史说不定能养活一林子西尔凡呢。